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八节:吞江蟾的传说

据说,每一只吞江蟾的肚子里都存着一条江河。方源前世并没有用过吞江蟾,但是这只蛊他印象很深刻。这都源于一人。一个普通人,一个家奴。前世的两百多年后,出现了一名极特殊的蛊师——江凡。他的存在,让蛊师们大跌眼镜,让凡人们争相传诵。他一出现,就成了传奇。造就他的,就是一只吞江蟾。江凡本是一介家奴,独自一人替主人掌管了一片渔场。有一天,一只吞江蟾搁浅到河滩上,肚皮朝上,仰头躺着,一直在沉睡。江凡起初又惊又怕,但是慢慢地,他觉得这只是不是蟾死了,怎么一动都不动?“蟾尸”堵着上流的河水,给掌管渔场的江凡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。江凡千方百计,想把这“蟾尸”弄走。他不过一介凡人,哪里能弄得走这般沉重的吞江蟾呢。主人家苛刻残暴,完不成每月规定的份额,是要掉脑袋的。江凡不敢禀告上去,不久前就有一人,没有完成份额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七节:苦贝酒和吞江蟾

大厅内气氛凝重至极。一众家老默默地坐着,脸色或是冷漠,或是阴沉,或是沉重。族长古月博坐在主位上,亦是难掩眼中的忧愁:“三日前,山脚的村庄附近,出现了一头吞江蟾。此蟾似是从黄龙江逆流而上,无意间流落此处。它现在堵住一处河道,睡在里面。若是放任它,山寨就要时刻处在危机当中。在座的诸位家老,有什么良策,能驱赶了此蟾?”家老你望我,我看你,一时间无人说话。吞江蟾乃五转蛊虫,威力宏大,张口一吐,就是大江横流。若此事处理不好,惹怒了它,恐怕大半个青茅山都要被水淹没,整个山寨都要被冲垮。沉默良久,古月赤练开口道:“事情很严重,必须要尽快解决。一旦消息被走漏出去,说不定会有居心叵测的歹人,偷偷前来,故意招惹这吞江蟾,陷害我古月一族。”“赤练家老说得很对。”古月漠尘点点头,他虽然是古月赤练的政敌,但是值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六节:斩杀猴王得新蛊

“一成一分的真元,也就是两记月刃,或者承受石猴王两次的偷袭。单靠月芒蛊或者白玉蛊,是不行的。唯一的机会,就是在石猴王攻击我的瞬间,抓住战机,催出月刃,斩杀掉它!”方源脑海中电光火石般,闪出此刻最佳的战术。石猴的防御能力并不出众,石猴王既然选择这种偷袭的攻击方式,也从侧面暴露出它防御低下的弱点。一记月刃,能一下子斩杀五六只玉眼石猴。即便不能能斩杀掉石猴王,亦能重创它。但别以为很容易。做到这点相当的难,就算是一组的蛊师过来,没有侦破隐形的蛊虫,照样要饮恨当场。“这猴头狡诈,一直不攻击,是想等着我真元耗尽吗?也罢,就相信春秋蝉一次,赌了这一把!”方源瞬间便有了决断,双眼中闪过一抹冷酷的光。他站在原地,双手垂下,提着上衣的领口。同时他缓缓地合上眼帘,只留出一条眼缝。更惊人的是,他撤掉了白玉蛊的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五节:晋升中阶

光膜透亮,淡红色的真元海面,波涛生灭,潮起又落。海面上,两只白胖胖的酒虫在吸水。海面上空,黑色瓢虫一般的黒豕蛊,在绕着悬停着的赤铁舍利蛊周围,不断地振翅飞旋。白玉蛊如鹅卵石一般,沉在海底深处,一动不动。春秋蝉则隐了身形,仍旧在沉眠休养。“是时候了。”方源心念一动,海浪顿起,一股真元逆冲而上,直接灌入到赤铁舍利蛊当中。赤铁舍利蛊顿时摇摇飞升,散发出一股赤红色的光芒。很快,舍利蛊就仿佛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,光芒映照在整个空窍的窍壁上。光芒如火一般炽热,如刀剑般刺眼逼人。黒豕蛊很快就受不了,扑通一声,钻入真元海中去了。两只酒虫也没入了元海深处。白玉蛊则在海底深处一闪一闪。若按照正常手段,方源要进军二转中阶,只有用那水磨的功夫,不断催动淡红真元冲刷周围的光膜窍壁。但是如今,赤铁舍利蛊爆发出气势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四节:洞中有猴王

商队离开山寨的三天后。山体石林,晦暗的红光充斥其中。一根根的巨大石柱,从洞顶延伸下来,宛若倒长的巨木,组成一片巍然的灰色石林。方源在石林中且战且退。吱吱吱……一群石猴瞪着绿色的圆瞳猴眼,对方源紧追不舍。“月芒蛊!”方源念头一动,右手朝着猴群的方向,轻轻一劈。呼。一片幽蓝色的月刃,足有脸盆大小,骤然形成,穿透空气,直接切入猴群当中。一只玉眼石猴飞跃在空中,无法借力,被这片月刃击中。它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,下一刻,它的整个身躯,从头到脚,被月刃劈成了两半。生命的气息已经离它远去,浓重的死亡笼罩下来。在转瞬之间,它灵动的双眸,变化成一对玉珠。身躯在落下的过程中,化为石雕。砰。一声脆响之后,石雕摔在地上,碎成一块又一块。而月刃只是光辉黯淡了一些,斩了这只石猴,余势不减,又劈中后面的时候。嚓嚓嚓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三节:闷声发财

“竞争真是激烈啊,不知道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。”“我站在这看了一刻钟,就陆续有十多位蛊师,往柜台里投了纸片。”“唉,这都是有钱人的游戏,我们这些人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。”树屋二层,蛊师们围着中央柜台,议论纷纷,感叹连连。临近傍晚,针对赤铁舍利蛊的争夺,达到了高峰。许多一直在暗中观望的二转蛊师,都抓住最后的这段时间开始出价。有些蛊师甚至连续出了几次价格。“这场争夺战,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漠颜、赤山中的一位。”有人猜测道。“很有可能。漠颜和赤山,都是二转高阶,用了这只舍利蛊后,就能晋升到巅峰,和青书持平了。”“近几年,古月青书一直压在他们的头上,我不相信他们两个没有一点想法。”“这事情说不准,其实不止我们这些二转蛊师。有些三转的家老也出价了,上午就有人看到药姬大人投了纸片。”“不错,我也听说了。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二节:真是好魄力

虽然说是继承了双亲的遗产,但是对于方源来讲,积累的时间还是短了一点。催生生机叶,他也不是每天都进行,毕竟很损耗时间。往往催生出九片生机叶,大半天的时间就消耗殆尽了。方源思考了一下,这枚赤铁舍利蛊的出售时间,只有一天。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筹措到这么一大笔元石,唯一的方法就是将自己手中的酒肆或者竹楼抵押出去。这也没有什么可惜的。一年之后,就是狼潮。记忆中,在狼群的围攻之下,古月山寨几次都是摇摇欲坠,最凶险的一次,连大门都被破开。族长和一众家老牵制雷冠头狼,古月青书用自己的生命,堵住大门,这才堪堪稳住局面。狼潮将造成青茅山三大家族的严重减员,虽不说十室九空,但至少也去了五成人口。到那时,房多人少,还谈什么竹楼出租?酒肆又靠着东大门,谁还敢到前线处去喝酒?就算有人想喝,酒肆也早就被家族征用了,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一节:元石不过身外物

“奶奶,这只是什么蛊?”少女指着三层的中央柜台,好奇地问道。
这树屋中,分三层。其中第一层,专买一转级别的蛊虫。第二层,贩卖二转蛊虫。第三层,则卖着三转蛊虫。
越往上层,蛊虫越少,价格也越高。
<!–more–.
当然,能摆放在树屋中出售的蛊虫,都是比较珍稀的。
古月药姬顺着孙女的眼光看去,只见一个圆桶状的高瘦树墩,树墩上生长着五条枝叶,好像是人的五根手指,又在中间交错。
一只圆球状的蛊虫,只有拇指大小。被细小的树枝缠绕着,在翠绿的树叶掩映下,散发着银白色的光。
“这是白银舍利蛊,只能使用一次。能让三转蛊师的修为,瞬间提升一个小境界。”古月药姬缓缓地解释道。
舍利蛊,也是一个系列的蛊虫。
一转的是青铜舍利蛊,专门针对一转蛊师。二转的是赤铁舍利蛊,只对二转蛊师有效。三转的就是这白银舍利蛊了。
到了四转,还有黄金舍利蛊。
“标价就要三万块元石,好贵!”少女吓得吐了吐舌头。
古月药姬点点头:“这只蛊最后至少能卖到五万块元石。好了,这里我们已经逛得差不多了,去一层大门处的总台,酒虫应该有结果了。”
树屋中的一转蛊虫,只要是被投了价格的,每一只在柜台上摆放的时间,都只有半天。无人问津的蛊虫。则仍旧摆放着,直到有人投价。
二转蛊虫,会摆放一天。三转蛊虫则是两天。
这规矩乍看之下,比较古怪。但其实却是实践积累出来,最适合买卖的方式。
总台。
“什么,酒虫已经被其他人买走了?”古月药姬得到结果后,顿时蹙起眉头。她觉得自己开价已经很高了。对于得到酒虫她至少有八九成的把握。但是没有想到,居然失手了。
“哼!是谁这么坏,抢了我的酒虫宝宝?”少女气鼓鼓地问道。
“药乐。”古月药姬提醒了少女一句。
少女撅起樱桃小嘴。乖乖地不再说话。
柜台后的店员,是一名二转的女蛊师,她微微鞠躬。回答少女的话,道:“很抱歉,顾客的信息是一概不公布的。行有行规,还请见谅。”
正是因为不公布,才能打消了许多顾客的顾虑,使得他们能够放开手脚来竞价。
有些时候,很多东西明明想要,但是碍于情面,只能礼让。毕竟家族中人嘛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
但是用了这样的售卖法子。暗地里买卖,就能绕开这个情面问题。
凭什么这么好的东西,必须要让给你,就因为你是我的长辈亲戚朋友?
永远不要小看每个人心中的阴暗面。
而私密的交易,更能让这种阴暗面展现出来。
古月药姬沉吟了一下:“老身知道行规。你放心,小姑娘,老身也不问购买酒虫的那人姓名,只想打听一下最后成交的价格。”
女蛊师又鞠了一躬:“实在对不起,价格也是要保密的。但成交的价格一定是所有价格中最高的,请您老放心。贾家行商。向来以诚意为本。”
“哼,小姑娘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古月药姬脸沉下来,不悦地冷哼一声。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这时,一位三转的中年男蛊师赶了过来。
这间树屋一直在蛊师的监控之下,发生了什么事情,自然一清二楚。
“管事大人。”女蛊师立即向这位中年男子问好。
男子对她挥挥手:“你先下去罢,这里由我来处理。”
然后转身正对古月药姬,笑道:“原来是药姬大人呐,这位一定是您的孙女吧,真是灵慧可人。”
见这位男子也是三转蛊师,古月药姬的脸色柔和了下来,但是却仍旧想知道成交价。
男管事感到有些棘手。
他是商队的老人了,也是贾富的心腹,行商多年,对古月山寨的情况了解很深。知道眼前这位老人家的来头。
对于他们来讲,哪怕得罪了古月赤练或者古月漠尘,也不愿得罪古月药姬。后者的影响力,仅次于族长古月博。
男管事想了想,道:“这样吧,药姬大人既然这么想购买酒虫,那我就做主,私下里秘密地调一只过来。实不相瞒,库存中有三只酒虫,每一只售卖的地点,贾富大人都是亲自敲定的。大人您应该也知道,酒虫的珍贵。至于多少元石,就按照您老的出价算账。”
古月药姬却微微摇头,将手中的拐杖顿在地上,发出砰的一声轻响。
她说道:“老身可不想贪图这个便宜。价格……就按照刚才那只酒虫的成交价算吧。”
“这……”管事的犹豫起来,他当然看得出古月药姬的目的。
古月药姬故作不悦,继续向男管事施压:“怎么,难道这价格很高,怕老身付不起吗?”
“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。唉,那好吧,就按照您说的办。”管事的叹了口气,说出了一个价格。
少女听了,先是轻舒一口气,旋即又有些不忿:“什么呀,只比我们多二十块元石罢了。”
古月药姬则眯了眯双眼,却是没有说话。
于此同时,出了树屋的方源,已经来到了酒铺。
第二只酒虫已经到手,现在剩下的就是酸甜苦辣四种美酒。
“甜酒我已经有了,当初完成家产任务时,还多出不少的黄金蜜酒。辣酒、酸酒应该不成问题,现在担心的就是苦酒。”方源心中想着,隐隐有些担忧。
如果有苦酒。他今晚就能开始合炼四味酒虫。若是没有,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。
人生很多事情,都是怕什么,来什么。
方源的担忧成了真。他花费了数个小时在无数的帐篷中奔波,寻到了辣酒和酸酒,但却没有找得到苦酒。
“世间之事不如意者,十之八九啊。”方源无奈得很。这样一来,他只好搁置了酒虫的合炼计划了。
没有了四味酒虫,他的修为晋升速度。就很平常了。
当天下午,他又来到树屋。
一层的许多柜台上,都换上了新的蛊虫。
原本摆放着酒虫的中央柜台上。已经被一只净水蛊占据了。
净水蛊就像是地球上的水蛭,俗称就是蚂蟥。只是它比蚂蟥可爱多了,浑身都是淡蓝色的,泛着水光。
“净水蛊能消除空窍中的异种气息,对于赤城来讲,是必得的蛊虫。”看到这只净水蛊,方源就想到了赤城。
他知道赤城只是丙等资质,靠着爷爷古月赤练的真元强行提拔修为,因此空窍中掺杂了赤练的气息。如果不洗练掉,对于此次赤城的前景来讲。危害颇大。
“赤练一定会为赤城购买这只蛊虫的。让我算算看,嗯……他的报价应该在六百三十到六百四十之间。”
这价格,已经比酒虫的市价还要贵了。主要还是因为赤城特别需要这只蛊虫。
“我如果能出价六百五十,应该就能拿下这只净水蛊了。若再加十块,这只净水蛊必定落入我手!至于今天上午买的酒虫。我的出价应该比古月药姬多出大约二十块元石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他有这种自信。
这种自信,是他五百年的经验,再加上地球上发达数倍的商业理论,凝结起来的。已经凌驾于凡俗。
按照方源在前世的实践经验,往往当他多出十块元石,就有八成把握能拿下物品。买酒虫的时候。之所以又多出十块,完全是方源谨慎的行事作风。
方源最终没有出价,净水蛊并不是他所需要的。同时一旦得到它,也会引来赤练的调查。当然最主要的原因,还在于方源需要留着钱财,看看接下来的几天里,有什么好的蛊虫。
“我现在缺少两只蛊虫,一只用于侦察,一只辅助移动。来年青茅山上就会爆发狼潮,商队不会再来了。虽说有着花酒行者的遗藏,但那毕竟是花酒行者受伤之后,仓促留下的东西。谁知道完整不完整,接下来会有什么蛊虫?”
记忆中,来年的狼潮十分凶险。方源可不想由于缺少蛊虫的原因,导致自己应对能力不足,在狼潮中伤残甚至殒命。
现在的他,一旦陷入狼群的包围当中,基本上就是凶多吉少了。
所以,在此之前,他需要做到最充足的准备,修为和蛊虫一个都能少。
此后连续三天,他多次来到树屋。
第三天时,在树屋的第一层,他发现了一个惊喜——一只黒豕蛊!
黑白豕蛊,都是能从根本上增加蛊师力量的蛊虫。方源已经利用白豕蛊,为自己增添了一猪之力。如果他继续使用第二只白豕蛊,那么不会有任何力量增加的效果。但是黒豕蛊却不同,黑白豕蛊之间的力量是可以相互叠加的。
于是当中午来临时,他的手中再次多了一只蛊虫。
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了。
柜台上出现了一些用于侦察和辅助移动的蛊虫,但都不是方源满意的。
这些蛊虫都在普通柜台上展出,行情并不好,没有多少人购买。方源又打听到这次商队将要停留长达八天的时间,所以他一直耐心地等待着,并不着急。
一直到了第七天。
在树屋的第二层,方源发现了一枚赤铁舍利蛊。
二转蛊师用之,能立即提升一个小境界!
标价三千块元石,引得无数二转蛊师争相出价,纸片投入柜台当中,场面十分火爆。
“我若得了这只赤铁舍利蛊,就能将自身修为立即推到中阶地步。有了中阶的绯红真元,不管是月芒蛊还是白玉蛊,我都能催动更多次。”
修为是蛊师的根本,修为一旦提升上去,战斗力就会随之上涨。在效果方面,远比方源补上侦察和移动蛊虫的,要好上许多。
况且树屋中这两类的蛊虫,对方源来讲,都是普通货色,还没有令他看中的。
“但是我之前收购了酒虫和黒豕蛊,还买了一些酒,这赤铁舍利蛊最后的成交价,一定超过五千块元石,甚至能达到八千左右。毕竟大家都知道狼潮即将到来,这个时候提升一个小境界,对自己的帮助太大了。要将这舍利蛊得到手,我的元石恐怕不够用!”
方源瞬间意识到,一个难题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。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一十节:老太婆,你太嫩了!

“酒虫……”方源口中轻声喃喃,走到中央的柜台旁。他只要有了这酒虫,再补足酸甜苦辣四种美酒,就能合炼成四味酒虫。当然这种合炼,自然存在失败的可能性。但是如果方源手中没有第二只酒虫,他连尝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。人生就是这样,努力不一定有好的结果,不一定成功。但是不努力,一定是失败。魔道亦是如此,魔道中人大多都擅长披荆斩棘,勇猛精进。这在那些大多数世人眼中,就显得偏激和冒险了。“我先前还在担忧,如何能找到第二只酒虫。想不到,命运就将这只酒虫送到了我的面前。机会就在眼前,我怎么能放弃?得到这只酒虫!”方源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。“如果我修为达到五转四转,战力雄浑,那自然二话不说,抢了就走。神挡杀神佛挡杀佛!如果是三转四转,手段丰富,就可以偷盗窃取,神不知鬼不觉。可惜我现在只有二转修为,还只是初阶...

阅读全文

《蛊真人》第一卷:魔性不改 第一百零九节:树屋藏酒虫

古月蛮石憾败于新人方源!
这个消息,很快就宣传开来,在二转蛊师当中掀起一阵小小的风浪。
事件的两个主人翁,大家都比较熟悉。
<!–more–。
蛮石是小有名气的二转蛊师,两年前,曾经在白凝冰的手下逃得性命,不容小觑。
而方源则是本届的第一,年末考核之时,许多人目睹了他击败方正的情景。而后又因为他继承了遗产,一夜暴富,更让众人眼红嫉妒。
双方的差距应该很明显才对,但是偏偏强者蛮石败给了弱小的方源。这样的反差,实在有些叫人大跌眼镜。
许多人都纷纷打听事情的经过,方源因此声名鹊起。
二转蛊师们都开始正视这个年轻的后辈新人。
“居然一言不发,就动手了。小年轻,容易冲动。”
“手中有财富,合成了月芒蛊,也算是小有能力了。”
“这是个疯子,行事狠辣。据说古月蛮石败走后,躺在床上足足修养了三天!”
人们评论着方源。
虽然他和蛮石交战的过程中,忽然出手,占据先机,首先就将蛮石重创,确立了极大优势,似乎有些胜之不武的味道。
但是胜利就是胜利,失败就是失败。
结果说明一切。
或许在地球上,会有许多人注重过程,不注重结果。但在这个世界,生活困苦艰辛,周围充满了致命的危险。胜了往往就表示活着。败了就是死去,丧失一切。
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的理念,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强烈认同。
方源胜利了,不管过程如何,事实就是这样。
一个新人崛起了,踩在蛮石的肩膀上。正式踏入众人的视野当中。
而蛮石则成了垫脚石,名声毁于一旦,回去之后。就辞去了组长的职务。
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。
亲人们会同情这样的失败者,但是他们更崇拜和认可胜利者。胜利者代表着强大,而强大则意味着人们的生命更加安全。
此件事情之后。古月冻土也明智地停止了小动作。
古月蛮石的下场,终于让精明的舅父认识到现实。方源的成长,让他无奈、愤恨、不甘。
他知道自己再无可能夺回这笔遗产了。再坚持下去,毫无意义。
自己动用关系网,雇佣其他人找方源的麻烦,这是在消耗元石。而方源则财源滚滚。
一旦僵持下去,哪怕他有大量的元石积蓄,最终失败的人也一定是他。
因为他失去了竹楼、酒肆和九叶生机草,已经成了无源之水,元石消耗出去就很难补充回来了。反观方源。虽然元石缺少,但却日渐增多。
更关键的是,古月冻土沮丧地发现,这样的僵持毫无利益可言。
所以当他听到蛮石败逃的消息后,他立即停止了这种无谓的举动。
事实上。当方正闹事被方源化解之后,就已经意味着他古月冻土的失败。
这样一来,方源的酒肆又能照常运转了,算得上一件高兴事。
还有一件喜事,那就是商队的提前到来。
三月。
春光明媚,春天的轻歌踏着欢快的节拍而来。
春暖花开。草长莺飞。
青茅山上,放眼望去,都是新生的碧绿。有些向阳的山坡上,盛开的一朵朵野花儿,形成色彩斑斓而又绚丽的花海。汩汩流淌着的花流,似烈火般熊熊绽放,与阳光相互交织。
新生的龙丸蛐蛐从一颗颗的细卵慢慢地长成,组成一支支新的虫群,开始在夜间活跃。
而在白天,彩雀鹦鹉大群地出没,盘旋在半空中,喳喳地鸣叫。
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。
在这样的风景下,一支商队缓缓地开进青茅山。
黑皮肥甲虫,缓慢地蠕动着,上面坐满了人和货物。
骄傲的驼鸡,七彩羽毛绚烂光鲜,拖着一辆辆的板车。山地大蜘蛛无视地形,翼蛇扭曲着身躯,蜿蜒前行,时而睁开双翼,飞翔一段距离。
一头宝气黄铜蟾,高达两米五,浑身橘黄色,打头而来,上面坐着的正是四转蛊师强者贾富。
知道商队进驻山寨后,方源在心中轻轻一叹:“又改变了。关于前世的记忆里,这支商队应该是在夏季才到。按照往年的惯例,也是夏季的时候商队到达这里。但是如今,却是提前了两三个月份,在春季就到了。并且规模更大。”
方源的重生,改变了自己的现状,同样也影响了周围,导致了未来发生了改变。
其实究其根本,还是因为他杀了贾金生。
在蒙骗了众人之后,贾富便误认为,贾金生的死是竞争对手贾贵的一场阴谋。
贾富回到家族之后,便采取了一系列的激进措施,这使得他们兄弟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。
为了争取更优异的商队成绩,今年雪还没有完全解化时,贾家的几位兄弟,就争先恐后地出发,领着各支商队开始四面行商了。
族长古月博接见贾富。
两位四转的蛊师,各是两方的首脑。
“古月老哥,别来无恙乎?”贾富脸上堆着笑,热情洋溢,只是他的脸上增添了一道长长的疤痕。
“哈哈哈,贾富老弟,今年来的挺早。”古月博看着贾富脸上的伤疤,心头一动,却没有发问。
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。这次我带来了许多珍贵的货物,相信高贵的古月一族会有大量的需要。”贾富为了争取成绩,这次是下了血本。
“哦,这可是个好消息。”古月博目光一闪。又接着道,“正巧后天就是我族的开窍大典,邀请贾老弟观礼。”
“哈哈,能见证古月一族的繁荣昌盛,是在下的无比荣幸。”贾富立即抱拳,语气诚挚地道。
能邀请旁人观看本族的开窍大典,这是真的把这外人当做了贵宾对待。贾富从这个邀请上。感受到了古月一族的诚意。
“事实上,还有一件事情。”贾富欲言又止。
“贵客远来,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就是。我族一定竭力而为。”古月博道。
贾富叹息:“唉,还是贾金生的事情。这次特地从族中带了几个侦察能手,希望在调查中。能打开方便之门。”
古月博顿时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看来贾金生的死,让贾富在家产的竞争中陷入了尴尬的被动境地。听说,回去家族之后,贾富就和贾贵当众发生了口角,爆发了一场激战。他脸上的伤疤,很有可能就是那场激战留下的印记。
也难怪他开春时就跑了过来,可见他贾富双肩扛着的压力颇大啊。
方源在各个帐篷商铺间游走闲逛。
今年的商队规模,比往年任何一次都更加庞大。不仅是帐篷增多了,而且还出现了蛊屋。
蛊屋是大型商队才有的事物,往往一个大型商队。有两三座蛊屋。贾富的商队规模顶多只能算是中等,但是却有了一座蛊屋。
这座蛊屋,是一棵大树。
它高达十八米,名副其实的参天巨木。树根粗壮,根根虬枝如龙蛇纠缠。一小部分裸露在地表,其余则深深地根植于地表之下。
底部树干,直径有十米。往上递减,但是减少的幅度并不明显。褐色的树干,并不密实一体,而是在树干里开有三层空间。
树干表面。也开了窗户。阳光和清新的空气,透过窗户,进入树干的三层空间里去。
大树枝干稀疏,枝叶也显得稀少,只有树冠如盖,碧绿一片,郁郁葱葱。春风吹来,树叶摇晃,有轻微的沙沙之音。
这是最常见的一种屋蛊。
三转草木蛊,名为三星洞。
被后勤蛊师种下去,灌溉真元而顷刻长成。树干中的三层空间,就是三个上下排列的房间。防御力绝非帐篷之流可比。
绵延一片的帐篷里,一颗高大的巨树耸立其中,如同一座塔楼,颇有鹤立鸡群的意味。
巨树底部,特意开了两个宽敞的门户,供人进入。
方源顺着人流,走进巨树。
树屋里的三层空间,都被改造成商铺的格局。一座座柜台里,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蛊虫。
这些柜台,都是木头,是整个巨树的一部分。上面长了绿色的枝叶。三星洞树蛊可以按照蛊师的意愿,进行特定造型的生长。
除了这些柜台之外,还有圆凳,以及长椅,供顾客休息之用。
一名三转的后勤蛊师,不知在这巨树的什么地方,时刻操纵着,监控着。
一旦有什么人抢走柜台上的蛊虫时,他就操纵这巨树生长,立即就能闭合树干底部的大门,在瞬间打造成密室。无数的枝干会疯狂生长,形成密集的攻击。同时树屋中驻守的蛊师,也会参加战斗。
树屋比帐篷要安全得多,因此里面贩卖的商品,就更加贵重。
方源刚刚到达一层,首先看到中央的一个单独的柜台上,静静地摆放着一只酒虫。
已经有不少的蛊师围着这只酒虫,在评头论足,或者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。
方源扫视一圈,其他的柜台上亦摆放了许多较为珍贵的蛊虫。
有玉皮蛊、旋风蛊、痕石蛊等等。
这些蛊虫,都是能和月光蛊搭配起来,合炼成更高级数的蛊虫。
贾富虽然并不完全清楚这些合炼的秘方,但是这么多年行商,经验已经积累下来,知道古月一族对哪些蛊虫比较有需求。
“贾富行商自然不是针对古月山寨一家,由此可见,这一次他真的是动了全力,看来回去之后是被刺激到了。”方源看到这里,心头一动。

© 2017 蛊真人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
Theme by hiero